新埔教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26|回復: 0

【啟示錄】第十七章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7-12-19 11:26:34 |顯示全部樓層
壹、內容綱要

【大淫婦與朱紅色獸】
    一、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獸上的異象(1~6節)
    二、天使解釋那女人和馱著她的那獸的奧秘(7~18節)
          1.那獸的由來和結局(7~8節)
          2.那獸七頭十角的奧秘(9~13節)
          3.羔羊必勝過那獸(14節)
          4.那獸與那女人的關係終必決裂(15~18節)

貳、逐節詳解

【啟十七1】「拿著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來對我說:『你到這裏來,我將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所要受的刑罰指給你看。」
    〔原文直譯〕「那拿著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跟我說話,說,到這裏來,我要將那坐在眾水之上的大淫婦(所將受的)刑罰指給你看。」
    〔原文字義〕「坐」坐著,騎;「淫婦」妓女,娼妓。
    〔靈意註解〕「我將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所要受的刑罰指給你看,」『眾水』表徵多民、多人、多國、多方(參15節);『坐在眾水上』意指凌駕世界各種人之上,受各種人的擁戴,已達迷信的程度;『大淫婦』表徵羅馬天主教,因為她犯了屬靈的淫亂,將可憎之物混進神聖的事物中(參4節;二20)。
    〔話中之光〕(一)我們的神乃是忌邪的神,最惹祂忌恨的,就是在祂之外另有敬拜的偶像(參出二十4~5);羅馬天主教在真神以外,另有很多聖徒偶像,並向它們跪拜,這就是屬靈的淫亂。
          (二)我們信徒雖然沒有拜有形的偶像,但可能在心目中有各種無形的偶像,例如崇拜屬靈偉人,這也是犯了屬靈的淫亂;無論神的僕人是多麼的屬靈,總不可高舉他們過於聖經所記(參林前四6)。

【啟十七2】「地上的君王與他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
    〔原文直譯〕「地上的眾王都跟她行過淫,住在地上的人也都喝醉了她淫亂的酒。」
    〔原文字義〕「行淫」淫亂的行為,不合法的性行為;「喝醉」醉酒。
    〔靈意註解〕「地上的君王與他行淫,」在教會的歷史上,羅馬天主教和歷代各國君王、當權者合作無間,轉變成各國的國教,這在神的眼中,就是行淫。
          「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住在地上的人』指天主教徒,絕大多數的教徒近乎迷信且世俗化;『她淫亂的酒』指羅馬天主教各種異端道理,它們半屬靈半屬世,半新約的信仰半舊約的禮儀,又容易麻醉人,所以是淫亂的酒;『喝醉了她淫亂的酒』指天主教徒被這些異端道理所迷惑。
    〔話中之光〕(一)歷史上所謂的「政教合一」,就是這裏所說的與地上的君王行淫;信徒固然應當尊敬並順服在上有權柄的(參羅十三1),但不可違背「順從神」的大原則(參徒四19;五29)。
          (二)許多天主教徒被他們的道理迷惑到一個程度,認為敬拜聖母馬利亞乃是理所當然的事,並且很多糊塗迷信的事,竟然信以為真,這是喝醉了淫亂的酒之明證。

【啟十七3】「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我就看見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
    〔原文直譯〕「他就在靈裡將我帶到曠野,我看見有一個婦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滿了褻瀆的名號,有七頭十角。」
    〔原文字義〕「帶」帶著,送走;「曠野」荒場,荒涼的野地;「遍體」滿了。
    〔靈意註解〕「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被聖靈感動』原文沒有『聖』字,原意是『在靈裏』;『曠野』這世界乃是屬靈的曠野,沒有屬靈供應的荒涼之地;『到曠野去』目的要指給他看羅馬天主教,這指明天主教極端缺少屬靈活水的供應。
          「我就看見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一個女人』就是那個大淫婦(參1節),也就是羅馬天主教;『朱紅色的獸』指敵基督(參十三1~3)和牠所利用的地上政權;『騎在朱紅色的獸上』就著一面說,羅馬天主教是在利用敵基督和地上的政權,但另一面,其實敵基督和地上的政權也在利用羅馬天主教。
          「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七頭』指七座山,又是七位王(參9~10節);『十角』指十王(參12節);『褻瀆的名號』指自稱是神。
    〔話中之光〕(一)背道的教會,缺少屬靈活水的供應,一片荒涼曠廢;哪裏高舉正道,那裏才有神的祝福。
          (二)「政教合一」,看似教會在利用地上的政權,其實教會也被地上的政權所利用;我們所該遵循的原則乃是: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參太廿二21),屬靈和屬世、屬天和屬地,千萬不能認同。
          (三)凡存心高抬自己的人,常常不知不覺的褻瀆了神;屬神的人,最當避諱的一件事,就是「自稱是神」。

【啟十七4】「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妝飾;手拿金杯,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
    〔原文直譯〕「那婦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衣服,佩戴金子、寶石、珍珠的妝飾,手中拿著金杯,盛滿了可憎之物,並她淫亂的污穢。」
    〔原文字義〕「妝飾」飾以金子;「可憎之物」與拜偶像有關連的物品;「污穢」不潔。
    〔靈意註解〕「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那女人』指大淫婦羅馬天主教(參1節);『紫色』表徵王權(參約十九2~3)和富貴(參路十六19),羅馬天主教曾經權傾一時,將來會再崛起,她也富甲天下;『朱紅色衣服』羅馬天主教視朱紅色為最高貴,其最高階層的樞機主教穿的是朱紅色衣服。
          「用金子、寶石、珍珠為妝飾,」一方面是炫耀自己的富貴(參提前二9),另一方面也指假裝自己屬靈,因為這三種寶物是神用來建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參廿一18~21)。
          「手拿金杯,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手中金杯』指外表屬神,因金表徵神的性情;『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指內裏的實際卻滿了拜偶像、異教習俗等屬於魔鬼的東西;『她淫亂的污穢』指羅馬天主教將屬神與屬鬼、屬靈與屬世、屬天與屬地混雜在一起,這在神看來,乃是淫亂的污穢。
    〔話中之光〕(一)背道的教會,從外表看來,既莊嚴又高貴,能讓不知內情的人們肅然起敬,所以吸引了不少的信眾;今天也有許多大教會,幾乎都是靠一流的口才、一流的建築和一流的作法等外表,吸引成千上萬的跟從者。
          (二)宗教徒往往表裏不一致,外面好看,裏面卻充滿骯髒污穢的東西(參太廿三25~28);屬靈的估算與評價,不是看外面,乃是看裏面(參羅二28~29)。

【啟十七5】「在她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原文直譯〕「她的額上寫著一個名號:奧秘,大巴比倫,地上的淫婦,和可憎之物的母!」
    〔原文字義〕「寫著」刻著,記著;「奧秘」秘密,神密;「巴比倫」混亂,巴力的大門。
    〔背景註解〕「奧秘哉!大巴比倫,」『巴比倫大城』(參十四8;十六19)源起於巴別(參創十一9),是撒但鼓動人高抬自己過於神的產物(參創十一1~9),它表徵撒但仿冒神的建造,是神歷世歷代所建造屬天耶路撒冷的冒牌貨(山寨版),用意在混亂屬神的人,以假當真。正如教會是基督的奧秘(參弗三4~10)一樣,大巴比倫乃是敵基督的奧秘,被用來迷惑神的子民。據說,今天歐洲聯盟議會大廈是根據名畫『巴別』設計而成,大廈前面有一雕像,是一婦人坐在獸背上(參3節),可見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參帖後二7)。
    〔靈意註解〕「在她額上有名寫著說,」意指只要『心眼』明亮的人,就可以看清楚她究竟是誰。
          「奧秘哉!大巴比倫,」這話表明她不是指實際的巴比倫城,而是指奧秘的巴比倫城,或說是具有靈意的巴比倫城。
          「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世上的淫婦』指從羅馬天主教分出來,但仍仿傚其禮儀作法和教訓的公會宗派,例如聖公會、路德會等;『一切可憎之物』指一切偶像(參申七25~26);『母』指源頭。
    〔話中之光〕(一)羅馬天主教以及與她類似的基督教公會宗派,明明犯了屬靈的淫亂,將人的傳統觀念和聖經教訓混雜在一起,凡是有屬靈眼光的人一看就知道她們背離了真道,但由於她們的教士和教友都瞎了心眼,所以觸犯了神還以為是敬拜神。
          (二)「大巴比倫」一詞說出,這些背道的教會團體乃是撒但仿照屬天耶路撒冷的仿製品,建造出似是而非的東西──外表和神的真教會差不多,實際是屬於撒但的假教會。

【啟十七6】「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我看見她,就大大的希奇。」
    〔原文直譯〕「我又看見那婦人喝醉了聖徒的血,以及那為耶穌作見證人的血。我看見了她,就大大的驚奇。」
    〔原文字義〕「作見證之人」殉道者;「希奇」奇怪。
    〔靈意註解〕「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喝醉了…的血』意指迷糊地贊同或促成殺人之舉;『聖徒』指神所分別為聖的人,包括猶太人;『為耶穌作見證之人』指以生活言行見證耶穌基督之信仰的人,甚至為主殉道(參二13)。
          「我看見她,就大大的希奇,」『大大的希奇』這是因為那女人,按其身分乃是屬神和基督的教會,但按其行為卻是反對神和基督。
    〔話中之光〕(一)名義上是基督徒,卻在那裏迫害基督徒和猶太人,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然而事實上,許多基督徒舉報、出賣基督徒,歷來已經司空見慣。
          (二)由本章的異象可以預見,將來敵基督並不是出自不信的外邦人,乃是出自背道的教會;非常可能,將來迫害信徒和猶太人最力的,就是那些所謂「基督教國家」的歐洲聯盟。

【啟十七7】「天使對我說:『你為甚麼希奇呢?我要將這女人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的奧秘告訴你。」
    〔原文直譯〕「天使對我說,你為什麼驚奇呢?我要將這婦人的奧秘,和馱著她的那有七頭十角之獸的奧秘告訴你。」
    〔原文字義〕「馱著」抬,擔當,攜帶。
    〔文意註解〕本章一至六節是使徒約翰所看見的異象,七至十八節是天使對他所見異象的解說,使之明白那女人和那獸的奧秘。

【啟十七8】「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裏上來,又要歸於沉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獸,就必希奇。」
    〔原文直譯〕「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它將要從無底坑上來,然後走向滅亡。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那先前有,如今沒有,將來還要有的獸,都必驚奇。」
    〔原文字義〕「歸於」前去,領往;「沉淪」毀滅,滅亡。
    〔靈意註解〕「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你所看見的獸』指那婦人所騎朱紅色的獸(參3節),就是敵基督;『先前有』意指在約翰寫本書之前就已經存在;『如今沒有』意指在約翰寫本書之時並不存在。
          「將要從無底坑裏上來,又要歸於沉淪,」『從無底坑上來』指出牠之所以在地上不存在,乃因被拘禁在無底坑裏,但牠將會被暫時釋放出來,故將要從無底坑裏上來;『又要歸於沉淪』意指敵基督的結局必要被扔在火湖裏滅亡(參十九20;二十10)。
          「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指至死頑梗不肯悔改的不信者。
          「見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獸,就必希奇,」希奇的原因,是看見牠的死傷竟醫好了,就跟從牠並拜牠(參十三3~4)。
          眾解經家對於『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再有的獸』有兩種解釋:
          (一)第一種解釋指那獸的七頭與羅馬帝國該撒皇帝有關,當約翰寫本書時,前面五位該撒已死(猶流Julius、提庇留Tiberius、加利古拉Caligula、革老丟Claudius、尼羅Nero),所以說『先前有、如今沒有』,天使在後面也解釋說,『五位已經傾倒了』(參10節),至於『以後再有』,則指『第八位』(參11節),亦即當敵基督從無底坑上來時,第五位該撒尼羅的靈魂將會借第七位的屍身還魂,這也就是『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參十三3)的說明。
          (二)第二種解釋指那獸的七頭乃是在過去和未來統治世界且反對真神的政權,當約翰寫本書時,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等歷史上五大帝國均已覆亡,所以說『先前有、如今沒有』,並且『五位已經傾倒了』(參10節),至於『一位還在』(參10節)則指羅馬帝國,『一位還沒有來到』(參10節)乃指在末世出現的歐洲聯盟,它基本上是古羅馬帝國版圖的重現,所以說『以後再有』,然後『第八位』(參11節),極可能指第七位歐洲聯盟重組變成一個統一的大國,它基本上由十角(即十個國家)所構成。
          以上兩種解釋,仍以第一種較合聖經的原則,理由如下:(1)那女人是坐在獸上(參3節),既然那大淫婦是指羅馬天主教,則她與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等古代帝國毫無關聯;(2)天使自己已經解釋七頭就是『七位王』(參10節);(3)七頭中有一個曾經受過死傷(參十三3),這應用在『人』身上比在『國家或政權』較為合理;(4)敵基督乃是指一個人(參十三18),牠自己是第八位,又和那七位同列(參11節),所以那七位也必是指同類的人才對。

【啟十七9】「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
    〔原文直譯〕「這裡需要有智慧的心思。那七頭就是婦人所坐的七座山,」
    〔原文字義〕「心」心思,悟性;「可以思想」(原文無此字)。
    〔靈意註解〕「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意指神願意我們運用清明的心思來思考敵基督的奧秘,藉以避免受牠的迷惑。
          「那七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七頭』就是七位王(參10節),因為王是人民的頭;『七座山』指王所在的京城,羅馬該撒的京城即羅馬城,它在歷史上號稱『七山之城』,因它座落在七座山上。
    〔話中之光〕(一)神不喜歡我們糊塗迷信,凡事思想,以明白神的旨意如何(參弗五17)。
          (二)際此末世,基督徒更應當運用智慧的心思,藉思想敵基督的來歷以明白時事,為世局多有禱告。

【啟十七10】「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一位還沒有來到;他來的時候,必須暫時存留。」
    〔原文直譯〕「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另一位還未來到;他來的時候,必須存留片時。」
    〔原文字義〕「傾倒」落下,伏下;「存留」保持,存在。
    〔靈意註解〕「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五位已經傾倒了』指當約翰寫本書時,其中的五位已經不在世了,他們是:猶流(Julius)、提庇留(Tiberius)、加利古拉(Caligula)、革老丟(Claudius)、尼羅(Nero)等五位羅馬帝國的該撒,並且他們都自稱為神,所以他們有褻瀆的名號(參十三1),此外,他們也都不得善終,若不是被殺就是自殺,這也符合『傾到』的含意(參士三25;撒下一10,25,27)。
          「一位還在,一位還沒有來到,」『一位還在』指第六位王,當約翰寫本書時,羅馬該撒多米田(Domitian)還在世,逼迫信徒,使徒約翰就是被他流放到拔摩海島的;『一位還沒有來到』指第七位王,就是那『以後再有的獸』(參8節),也就是敵基督,牠是第七位,又是第八位(參11節)。
          「他來的時候,必須暫時存留,」『暫時存留』意指存留一段短暫的時間,直到基督再來,公開地降臨。
          註:有解經家認為羅馬帝國的該撒皇帝不只七位,前後共有二、三十位,怎可拿其中的幾位作代表呢?與這個問題情況相同的,當年亞西亞也不只七個教會,但主卻僅特別提出七個教會作代表(參一4,11)。可見,聖靈有意僅提幾個窮凶極惡、自稱為神、結果都死於非命的該撒,來和敵基督同列。
          又有解經家認為該撒尼羅的希伯來文拼法不符常規,恐怕不是那個名字數目六六六者(參十三18)。對此疑問,所謂『人的數目』,可能另有含意,請參閱十三18註解。

【啟十七11】「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
    〔原文直譯〕「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他就是第八位,又是屬於七位之中的,並且走向滅亡。」
    〔靈意註解〕「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獸』指敵基督,牠又是第八位。同一個人,是第七位又是第八位,表示與假的復活有關。撒但模仿三一神,牠也有三一的講究(參十三章大紅龍、海中上來的獸、地中上來的獸),並且其中的敵基督也模仿真基督從死裏復活,利用借屍還魂的詭計,冒仿復活,以博取世人的希奇而跟從(參十三3)。
          「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牠也和那七位同列』意指:(1)都是人,卻自稱為神;(2)作法相同,都殘殺聖徒;(3)結局相同,都歸於沉淪。

【啟十七12】「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們還沒有得國,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同得權柄,與王一樣。」
    〔原文直譯〕「你所看見的十角就是十王;他們還沒有得國,但必跟獸同得權柄,做王一個小時。」
    〔原文字義〕「得」領受,承受;「一時之間」一個小時。
    〔靈意註解〕「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十角就是十王』正如七頭就是七位王,那十角也是十王;不過,七位王乃是逐一出現,而十王則是同時出現。『十』在聖經裏表徵今世的完全,所以也可能指末世所有擁戴敵基督的國家元首。
          「他們還沒有得國,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同得權柄,與王一樣,」『還沒有得國』意指他們還沒有取得政權;『一時之間』意指在短期間內先後取得政權;『和獸同得權柄』意指與敵基督同時興起;『與王一樣』意指他們可能是總統或首相之類的實權人物。

【啟十七13】「他們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
    〔原文直譯〕「他們都有同一的心意,將自己的能力和權柄給那獸。」
    〔原文字義〕「同心合意」意見相同,意願一致。
    〔文意註解〕意指這些國家元首級人物,經過協商取得共識,無條件支持敵基督所作的一切決定,聽候敵基督的差遣與支配。
    〔話中之光〕(一)今天所有的基督徒都強調「合一」,但在存心和行動上遠不如世人的合作,實在令人感覺羞慚;特別是教會領袖們,只要在道理的看法和說法上有一點點的不同,就彼此敵視、互不來往。
          (二)基督徒的同心合意,不是以某人的看法為看法,也不是以某人的心意為心意,乃是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參腓二5),一同服在祂的權下,聽祂的指令。

【啟十七14】「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
    〔原文直譯〕「他們要跟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祂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那些與羔羊同在、蒙召、被揀選、忠信的,(也必得勝)。」
    〔原文字義〕「被選」所揀選;「有忠心」有信心,忠實。
    〔靈意註解〕「他們與羔羊爭戰,」『爭戰』意指末日在哈米吉多頓的大決戰(參十四19~20;十六14,16;十九11~21)。
          「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意指全宇宙的權柄和能力都屬於祂。
          「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蒙召』意指蒙主呼召;『被選』意指被主揀選;『有忠心』意指忠於主的呼召和揀選,投入戰場。
    〔話中之光〕(一)在屬靈的爭戰中,敵基督和這世界的權勢,總是與主耶穌基督和信徒們作對的。但無論如何,只要我們忠於主的選召,不靠我們自己的勢力和才能,而完全倚靠祂的靈,就必得勝(參亞四6)。
          (二)問題乃是,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太廿二14),所以我們應當趁著今天,好好在屬靈方面充實自己。

【啟十七15】「天使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
    〔原文直譯〕「他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淫婦所坐的眾水,就是許多民族、群眾、國家和方言的人。」
    〔原文字義〕「民」民族,種族;「方」方言,語言。
    〔靈意註解〕「天使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淫婦坐的眾水,」『那淫婦』意指羅馬天主教(參1節註解);『坐的眾水』意指她的信眾教友。
          「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多民』指許多民族;『多人』指許多群眾;『多國』指許多國家;『多方』指許多語言。
    〔話中之光〕(一)越是異端邪派,就越有許多人從不同的階層、來源、成分,盲目且火熱的跟從,可見魔鬼的工作何等厲害,蒙蔽人的心眼,叫人失去正常的判斷力。
          (二)又有許多信徒誤認為人多就對,哪個教會人多,就認定那裏有主的祝福。其實,人多是一窩蜂的跟隨,所以不一定人多就對。

【啟十七16】「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
    〔原文直譯〕「你所看見的十角和那獸必恨這淫婦,使她荒涼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
    〔原文字義〕「恨」恨惡,厭惡;「冷落」荒廢,使隔絕。
    〔靈意註解〕「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那十角與獸』指敵基督和擁戴牠的執政者;『必恨這淫婦』這是指政教合作突然急轉彎,變成分道揚鑣,進而彼此攻擊。
          「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政教分裂逐步加深:(1)『使她冷落』可能指剝奪梵諦岡的自治權;(2)『赤身』指暴露羅馬天主教醜惡的一面;(3)『吃她的肉』指掠奪羅馬天主教所有的財富;(4)『用火將她燒盡』指澈底鏟除羅馬天主教的影響力。
    〔話中之光〕(一)與惡人為友的,最後必遭惡人所吞噬。
          (二)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參雅四4)。

【啟十七17】「因為神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直等到神的話都應驗了。」
    〔原文直譯〕「因為神要叫他們行祂的心意,便將(此意)放在他們的心裡,叫他們心意一致的將自己的國給那獸,直到神的話語都得應驗。」
    〔原文字義〕「心」存心;「合」一個;「意」意見;「應驗」成就,完成。
    〔靈意註解〕「因為神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祂的旨意,」『諸王』指十角所代表的十王(參12節);『祂的旨意』指羅馬天主教遭毀滅,乃是出於神的旨意。
          「把自己的國給那獸,直等到神的話都應驗了,」『神的話』指神對羅馬天主教的宣判(參1節;二22~23)。
    〔話中之光〕(一)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廿一1)。
          (二)神能使用人的忿怒,以成全祂的旨意(參詩七十六10);神也能調動亞述國,攻擊悖逆的以色列民(參賽十5~6)。

【啟十七18】「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
    〔原文直譯〕「你所看見的婦人,就是那有權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
    〔原文字義〕「管轄」擁有國度。
    〔靈意註解〕「你所看見的那女人,」『那女人』就是那大淫婦所表徵的羅馬天主教(參1~6節)。
          「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大城』指巴比倫大城(參5節;十四8;十六19);本節乃是正式將羅馬天主教和巴比倫大城連結起來,按人看,羅馬天主教是屬神的,巴比倫大城是屬魔鬼的,但按神看,羅馬天主教就是出於魔鬼的產物,牠將半屬靈半儀文、半屬天半屬地、半屬神半屬鬼的東西混雜在一起,用來迷惑人。
    〔話中之光〕(一)信徒看事物應該有屬靈超越的眼光,不能單看它的外表和道理,而要看它的內裏實際和來源,來斷定它是否討神喜悅。
          (二)熱心敬拜神、服事神,本是一件好事,但是糊塗的熱心,往往演變成殺人還以為是事奉神(參約十六2),可見,正確的認識神和認識祂的旨意,乃是屬靈追求的先決條件。

叁、靈訓要義

【認識羅馬天主教】
    一、她坐在眾水之上(1,15節)──在全世界各國有很多的教友信眾
    二、她是大淫婦(1,5節)──在神之外別有所拜
    三、她與地上的君王行淫(2節)──倡行『政教合一』
    四、她淫亂的酒迷醉地上的人(2節)──教友迷信於異端道理教訓
    五、她騎在朱紅色獸上(3節)──和敵基督狼狽為奸
    六、她的穿着和妝飾(4節)──極盡奢華富貴之能事
    七、她手拿盛裝可憎之物的金杯(4節)──外表屬神,實際是拜偶像
    八、她是奧秘的大巴比倫(5,18節)──撒但的冒仿建造
    九、她是世上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5節)──基督教一切異端邪派的源頭
    十、她喝醉聖徒和見證人的血(6節)──逼迫真正的聖徒和信徒
    十一、她坐在七座山上(9節)──以羅馬為總部
    十二、她終必被敵基督所消滅(16~17節)──自食其果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啟示錄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啟示錄提要」末尾處

本查經注釋是出自《華人基督徒查經資料網站-查經資料大全》http://www.ccbiblestudy.org/index-T.htm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